菌子

期中放飞自己的产物,我写了什么(捂脸)

  今天是七月十四号,是日本的盂兰盆节。
  秉承着迦勒底从者们强烈要求放假一天以及迦勒底唯一一个可以战斗的御主的请求。迦勒底决定将这次久违的假日设在还在恢复法兰西境内。
  咕哒子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灵子转移的场景了,想想第一次转移过来的自己还不争气的晕倒在地上,然而现在……咕哒子无奈的四处张望,本来只是计划来一次大型的野餐,自己也做好了便当,然而不知道是哪位英灵提议好好的假日为什么不弄热闹一点呢?再加上正值盂兰盆节,卫宫不知道多少次对着各位英灵提起过日本的庙会。借着这个机会,就算是平时不苟一笑的卫宫,也计划着自己摆出一个娱乐用的小摊。
  咕哒子无奈的叹口气,平躺在草地上。法兰西的风一如既往的温柔,像那位法兰西王后对母国深深的爱一般。阳光也不是那么刺眼,只是给人平添半分温暖。虽然听着远处各位从者吵吵嚷嚷的声音,她刚才似乎还看见卫宫与库丘林因为撞了选中的位置差点打起来,但是又被围观的众人劝开,现在正在各自生着闷气的圈着地。真是的,这些英灵,平时那么可靠稳重的形象去哪里了。咕哒子翻了个身,碎碎的埋怨了几句。
  “怎么啦咕哒,对大家擅自做出的决定感到不满吗?”咕哒子没有睁眼,这是她听过千百次的罗曼的声音,这个家伙,本来在看见申请大规模转移到法兰西的时候一脸心痛的表情,然而在听见大家准备搞一个庙会的时候却仿佛换了一个人,甚至现在的声音都带着笑意呢。咕哒子没有说话,只是用鼻音挤出一声拉长的“嗯”
  她感觉旁边有人坐下来了,于是往旁边挪了挪。她选的地方是在一颗大树下,她听见旁边的人往后一靠,然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咕哒你也将这个当成久违的假期吧。毕竟日本的习俗里面也包括庙会吧。”罗曼懒洋洋的道“你们这个年龄是会穿和服的吧,真好啊,和服。我还没怎么看见过呢……虽然有看魔法☆梅莉提起过……”
  “……医生你真是……”咕哒子并没有说完这句话,她感觉有一股困意向自己袭来,眼前慢慢变得模糊,直至最后一片漆黑。
  …………
  “喂喂,咕哒,醒醒”
  咕哒子是被医生摇醒的,入夜的法兰西有一丝微凉,咕哒子慢慢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件披风。
  然而这些不重要了,越过罗曼,咕哒子首先看见的是一片灯火辉煌的集市,刹时,仿佛脑中的记忆与现实相重合,丢下一脸无奈的罗曼,咕哒子迈开步子跑向那边。
  这里与记忆中的庙会并无半点不同,咕哒子在惊异之余才想起迦勒底的英灵中也有许多是来自日本的,想必有些对庙会的熟悉程度比自己还要深切。虽然是用充忙弄来的木头搭起的小摊,咕哒子还是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暖意。至少她所熟悉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金鱼大概是罗宾汉自己去找的吧,真是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卫宫貌似也完美的发挥自己家政EX的隐藏属性,他的面前坐满了各式各样的呆毛王,各各都捧着碗等着(大概我会被打死)。一切她所记得的东西,这里宛如复刻一般全部出现在她的眼前了。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眼睛里面涌出来,于是她背过身,用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风悄悄擦拭掉自己湿润的眼角。然后借着五彩的花灯才发现自己是裹着那位的披风的,怪不得从刚才开始自己就没有感受到寒冷。
  咕哒子并没有冲进这久违的庙会中,她的直觉让她跟着一座小小的山丘上的小道走,不出所料,那里站着一个人,一个咕哒子十分熟悉的人。
  她走到那个人的旁边站定,他也没有低下头了,只是静静的盯着那片热闹的地方。咕哒子犹豫了一会,裹紧了身上的披风。
  “你不下去吗,爱德蒙”
  “我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地方,倒是你Master,你不下去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假期吗?”
  可是我只想见你。咕哒子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她抬头盯着男人的侧颜,那些白发在夜风中飞舞,好巧不巧的挡住男人琥珀色的眼睛。咕哒子看不见男人的眼神,于是她也低下头,揣测着男人的眼神看向庙会。她看见的太多有趣而热闹的东西。比如那位被呆毛围住的家政EX正在苦恼的四处借食材,作家系的caster们勾肩搭背的议论着自己生前的作品。咕哒子没由来的感受到一股喜悦,也许是受到气氛的影响,她轻轻的说“大家都能这么精神真是太好了。”
  她听见旁边男人转过身的声音,于是她也抬起头,对上男人那双眼睛。她在那如镜子一般的眼睛中看见了自己。我在他的眼中又是怎样的呢?咕哒子疑惑。
  “老实说,我第一次将你当成我的海黛。第二次,我将你认定为你。”男人开口,低低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听见。
  “那么现在,你是谁?”
  咕哒子疑惑的歪头,她刚想出声,却被男人的手指搭上的嘴唇。
  “我问的不是你”男人微笑着说。
“我指的是正在用手指触碰着这片屏幕的人。”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似乎可以越过屏幕看见你的眼睛。”
  “虽然不得不承认的是,是你将我呼唤出来,你也是迦勒底的一员。”
  “虽然我,不,是所有人都没办法接触你吧,你就是你,你不是任何人。”
  “我听从的是Master的指令,但是在冥冥之中,我却可以听见你的呼唤。”
  “Master和迦勒底能走到这一步,也是因为你的帮助吧。”
  “我仅能做到的只有祝福你。我们需要在我们的世界战斗,而你,想必也有你自己的战斗。然而我能为你送上的只有一句话。”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END】
  (超级忙的产物,大概是乱写一通的节奏吧。最近期中考试,已经快要到一种不想学习的状态了,大概也是用伯爵的话鼓励一下自己什么的,嗯。)
  (学习都学不好拿什么吹伯爵!【坚定】)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