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子

天草伯爵

  “喂,方便打扰吗?”
  爱德蒙刚刚脱下披风,便听见门传来的打开的声音。这是那个Ruler的声音吧,真是刺耳,他皱了皱眉,将自己的披风胡乱的挂在墙上,然后转过身,抱着手臂不耐烦的盯着Ruler的脸,用明显带着驱赶的意思道“如果有事的话现在说就好,我准备休息了。”
  “不,我想进去”Ruler和善的微笑着,虽然这个微笑让爱德蒙看了只想用带着黑炎的拳头狠狠的揍上去。“你说过,你随时欢迎我来救赎你。”
  切,又是这个理由吗。爱德蒙有些后悔了,当时只是凭着自己胜利后的得意忘形才会对这个人说出这种话——也许是有一些敬畏的,但是现在显然已经被爱德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他摇摇头,转身走向小型厨房。Ruler脸上带着微笑慢吞吞的走了进来,随意的拉开凳子坐下,然后用手支着下巴,看着那人在柜台忙碌的背影。
  Ruler知道,爱德蒙喜欢为客人泡上一杯咖啡,虽然自己并不是他所欢迎的客人。他就这样看入神了,他也许曾经也有过这么一段时间悠闲的时光,也许曾经也有一位这么为他泡过咖啡的人。但是这只是也许,Ruler放下手,他的面前已经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了。
  “这是法兰西的Tetley(狄得利),是我拜托Master去特异点带回来的。当然,不合你的口味的话我会很开心。”爱德蒙端起被子轻轻啜了一口,“然后呢?今天你又想说些什么?”
  “说什么呢,不管我说什么你还是不会听的吧。”Ruler带着惬意的眼光看着爱德蒙,他没有动手端起面前的咖啡,任由其中的热气冒出来。
  爱德蒙没有说话,虽然眼神明显没有看向这边。Ruler也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比如他白色的微卷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高挑的鼻梁。Ruler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咖啡不错”
  “是吗,真是遗憾”爱德蒙嗤笑一声,但是眼睛里还是泛起一丝自豪的神采。毕竟是他,不管做什么东西也会做到无可挑剔吧。Ruler这么想着,似乎完全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救赎?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只会在他说到口干舌燥之后优雅的端起咖啡,顺便向他示意,仿佛就在说“如果渴了就喝点东西,没关系,我不会听的。”似的,将他气的牙痒,但是又无可奈何。他到底来过多少次,恐怕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了,自己仿佛已经习惯了在夜里来这里喝一杯咖啡,和看他不耐烦的眼神。
  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呢?Ruler不知道,他今天和Master出去办了点事,却久违的遇见了让自己十分不爽的人——虽然被当做boss处理掉了。但是他还是提不起精神,内心的东西已经像火山一般即将爆发出来,而这个时候,他看见某间房间里面亮着的灯,他不由得站着,痴痴的看着。
  这是为我留下的光明吗?
  他浑浑噩噩的挪动到门口,他闻到了熟悉的烟草味,那是一种在阳光下的古老的书本散发出来的味道,各种味道是属于他的。他也看见那个熟悉的人,那个为自己留下光明的人。Ruler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他转身拍了拍脸,提醒自己控制好情绪。然后他便跌进了这片充满了让他心醉的味道的地方。
  爱德蒙,其实我们是一类人。
  我们都是孤独的。
  我们一样的贪婪,一样的黑暗。
  我想要占有你,你的味道,亦或是你的一切。
  Ruler抬起头,正对着爱德蒙的视线,他在那双眼睛中看见了光。
  “今晚可以留宿吗?”
  光似乎被这句话震住了,他低下头,第一次在认真思考他的意见。至少在Ruler看来是这样。
  “……随便你”
  Ruler脸上依然笑着。
  我想要拯救世界。
  我想要拯救你。
  我想要你拯救天草四郎时贞。

  (关于那个咖啡……百度的……而且是19世纪英国生产的。但是实在找不到适合伯爵的东西了,茶啊酒啊什么的貌似都不怎么好,所以,大概……)

评论

热度(11)